关键字:

火车站票贩子猖獗 群众一票难买

2007-08-07 阅读次数: 字数: 0 来源:

 

    “太气人了,售票大厅排队买不到票,可在火车站附近,随时都能从票贩子手中买到高价票。”近段时间,市长热线和本报新闻热线经常接到群众打来这样的电话——火车站票贩子猖獗  群众一票难买

本报记者  吴奉天  实习生  袁楠

    群众哭诉:“排队买票被人插队,还被保安打伤”
  “我连续3个晚上排队买火车票都没有买到,今天早上买票却无故被保安打伤。”
  7月23日下午,记者接到群众电话反映后,立即赶到“五一”医院住院部,在11号病床,一位面容憔悴的中年妇女正在输液(如图),她的右上腹疼痛不止,正在接受观察治疗。记者了解到,病床上的妇女今年53岁,是顺庆区某镇人。“今天凌晨1点多钟,我就去排队买南充到武昌的火车票。早上6点20分,眼看就排到窗口了,后面来插队的人占了我的位置,我还来不及阻挡,就被一名姓李的保安强行拉了出来,撞在铁栏杆上。当时我的右上腹被撞,痛得眼泪直淌。”在场的群众也愤愤不平地告诉记者:“那些插队的人就是票贩子,保安不但不管,反而把正常排队的人拉出了买票的队伍。”
  8月6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五一”医院,得知这位妇女住了3天就出院了,通过简单治疗,她被撞伤的腹部出院时并没有痊愈。记者随后来到达成铁路公安分处南充车站派出所,所长王继武见记者采访时在录音,当即拒绝采访。待记者收起录音设备后,王所长称,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派出所为那位妇女支付了700多元医疗费。并对记者说:这个保安的工作方法上有问题,动作确实大了,目前,所里已经对这个保安进行了停职处理。
记者暗访:火车站附近票贩子猖獗
  连日来,市长热线和本报热线不断接到群众打来的举报电话,反映火车站售票厅很难买到广州东莞东、上海南和武昌的火车票,就算很早来排队,排到窗口了也会被人强行拉到后面去,而在外面一些票贩子控制的“代售点”,花高价很快就能拿到火车票。情况果真如此吗?8月6日一大早,记者来到火车站进行暗访。
  早上6时21分,火车站售票厅出售南充至东莞东的8号窗口排着长长的队列,记者假装购票者加入了买票的队列。在队列中,记者看到几个年轻人站在队列的最前方,后面是一位身着黑色外衣的老年妇女。另外还有几个年轻人在队列周围。几分钟后,队列最前面的一个年轻人开始借助第一名的位置两脚蹬墙向后挤压,很快,那位身穿黑色外衣的老年妇女就被挤在了队列边缘,随后一名保安和一个穿黑色上衣和黑色短裤的年轻人上前将老年人拉出了队列,队列周围的几个年轻人很快就挤进了队伍,把队列里的几个年轻人换了出来,面对这些不正常的举动,保安却没有一人出来制止。
  极不正常:“代售点”什么票都能高价买到
  一位经常出差乘坐火车的旅客告诉记者,开始排队的是专门负责排队的,每天晚上都来,后面的几个是专门负责买票,他们上面还有“大哥”,而那些“代售点”则专门负责销售。一些没有买到票的人对记者说,这样排到明年也买不到票。有急事的人只好到周围的代售点上买高价票。记者了解到,票值257元的票,在“代售点”要卖330元。
  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7点30分,记者来到火车站附近的岳池老乡饭店旁边的民航售票处。“你这里有明天到东莞东的火车票吗?”“有,还有3张!”“我急着赶过去,需要4张票!”“马上找,应该找得到。”一位自称“熊万生”的人叫记者先支付了200元的订金。大约等了10分钟,“熊万生”从外面拿了4张火车票,记者看到南充至东莞东的T126次新空调硬座特快,每张票价257元。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记者与“熊万生”以每张340元的价格成交,共计1360元。
  9时24分,记者又来到岳池老乡饭店旁边的“蓝天航空”火车和飞机售票点,见一位老年人刚刚从他们的手里买了一张高价票。“有今天到广州的火车票吗?”“有!”一名戴着眼镜的小伙子和记者搭上了话。记者发现该售票点,无论近期到广州那个时段的火车票都有且都是高价出售。当天上午,记者发现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些代售点,都能买到去4条热门线路的高价票。而记者了解到,南充火车站只有一个设在五星小学附近的代售点,这些“代售点”从哪里冒出来的?本报将继续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