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南部无腿女“爬”出滚滚财富

2007-10-24 阅读次数: 字数: 0 来源:

 

南部无腿女“爬”出滚滚财富

速读:今年38岁的南部县无腿残疾女李玉琼,3岁那年,持续高烧3天后,双腿出现了红肿和溃烂,不久双腿萎缩并丧失了行走功能,到后来下肢完全丧失行走能力。因此,她没有上过一天学,但她不向命运低头,为了生活自立,她从修鞋匠做起,一步一步发展到酿酒坊的老板。

贾登荣 张枥 本报记者 夏新

  如果仅仅看到外表,你会为她的重度残疾而可怜她、同情她,如果了解到她的财富故事,你会惊讶和敬重于她的智慧、勇气和毅力。这个没有上过一天学的无腿残疾女李玉琼在身陷困境、求助无望的情况下,迎着世人异样的目光,靠着双手的支撑,勤奋而又十分执著地爬行在城市和乡村之间,补鞋、卖农资、搞推销……终于不可思议地爬出了一条财富之路。
  李玉琼是如何战胜身体残疾,奇迹般地改变自己命运的呢?她成功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她带给了人们怎样的启示呢?近日,李玉琼向记者讲述了她的财富故事。
一场高烧  3岁幼女遭遇残疾命运
  1969年2月,李玉琼出生在南部县肖家乡老牛沟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在兄妹5人中,李玉琼排行第四,深得父母的喜爱。3岁那年的一天,李玉琼突然发起了高烧,痛苦地躺在床上呻吟不止。母亲见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带着她四处求医,但谁也没有查出病因。持续高烧3天后,李玉琼的双腿出现了红肿和溃烂,不久双腿萎缩并丧失了行走功能。
  腿不能走,活泼好动的李玉琼就趴在地上学爬。爬行时,李玉琼以双腿作支撑,双手拱地,身子匍匐着像青蛙一样向前弹跳。天长日久,李玉琼的手掌和膝盖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短小且向外弯曲的双腿则像尾巴一样紧紧地“蜷伏”在身子之下,整个人看起来极像一个只有上半身而没有下半身的半截人。“半截人”每次走出家门都会引来怜悯、好奇与异样的目光。年幼的李玉琼没有意识到那些目光背后折射出的人情与世故,她隐隐地感到,父母对自己不再像过去那样关爱了,他们几乎把自己看作了包袱,就连自己要求去上学也遭到了拒绝。
  16岁那年的春天,从来没有拍过照的李玉琼非常想看看照片上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于是爬着来到父母面前,请求他们给自己1元钱。母亲一听急了:“你一个残疾人有什么好看的?你去照相干什么?你已经这么大了,不要出去丢人现眼好不好?”母亲的话让李玉琼非常难受。李玉琼想,不就是1元钱吗,母亲为什么会这样呢?联想到父母平时不让自己抛头露面的一幕幕,以及父母时常唉声叹气的情景,李玉琼明白了母亲阻止自己照相的原因:一个不能自立、寄生在父母屋檐下的残疾人,就是在父母和兄妹面前也照样没有发言权和尊严啊。
靠编织赚到第一笔收入:10元钱
  李玉琼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走出家门,摆脱对家人的依赖,靠自己的劳动生活。可是,一个残疾人,怎样才能走出家门独立自主呢?李玉琼动起了脑筋。不久,她发现,村里的姑娘们喜欢买那种用毛线编织的围巾和手套,它们不贵,但十分耐看。李玉琼想,自己几岁时就学过毛衣编织了,何不给别人织围巾和手套挣一点手工费呢。李玉琼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平时最要好的几个姐妹,让她们帮自己揽点生意。几个姐妹一听觉得这是一个帮助朋友的好机会,便帮忙寻找顾客。很快,李玉琼靠给别人织围巾和手套攒下了10多元的私房钱。
  有了属于自己支配的钱,李玉琼的眼睛开始向更高的目标看齐了。她向父母提出要求,希望买几只小鸡饲养。母亲一听又极力反对并劝告李玉琼:“你是不是耍疯了,不要老是东想西想。就是让你养鸡,你能爬到地里种出庄稼来喂养它们吗?”
  希望之火刚刚露出苗头就被无情的现实掐灭,李玉琼不再说什么,她清醒地意识到,要有作为,必须依靠婚姻离开父母,否则,他们会出于好心而处处阻拦自己创业。
“拉郎配”成就一段先苦后甜的爱情
  1988年,李玉琼住在县城的姐姐生了孩子需要人照顾,她主动请缨。父母觉得李玉琼虽然残疾不能行走,但是呆在家里抱孩子应该没有问题,于是用背篼将李玉琼背到了姐姐家。
  给姐姐带孩子期间,李玉琼发现姐夫每天上街给别人补鞋、补锅、擦皮鞋能挣回不少钱。她觉得这个工作特别适合自己,决定利用孩子睡觉的机会爬下楼,到姐夫的鞋摊前给他帮忙。一年之后,李玉琼掌握了补鞋的全部技巧,她的举动引起了同住一条街的邻居杨方碧的注意。
  杨方碧有一个弟弟,叫杨方绿,已经36岁了,一直住在哥哥杨方万家,由于比较穷且忠厚老实,始终没有人上门提亲。杨方碧觉得,李玉琼跟他的弟弟比较般配,便托人到她家提亲。父母自然高兴得不得了,但李玉琼看到比自己大16岁、笨手笨脚、相貌平平的男朋友时,却委屈得直想哭,死活不肯答应这门婚事,一连3天躺在床上不吃不喝。
  母亲见李玉琼这样固执,在她身上揪得青一块紫一块的。逼婚的同时,母亲向李玉琼发起了“恩情攻势”:“我们照顾你20多年了,你应该替我们想想,今后我们去世了,谁来照顾你?你嫁给他,他就可以照顾你啊。而且,你的条件又不好,有人来提婚已经是万幸了。”她家的亲戚朋友也都来给李玉琼做思想工作,希望李玉琼看清形势,嫁出去算了。李玉琼依然没有答应。
  失去耐心的父母,不顾李玉琼的反抗,让杨方绿搬到了家中居住,并提供一切机会,让他与李玉琼培养感情。杨方绿住进李玉琼家后,什么事都抢着干,事事都为李玉琼着想,这让李玉琼非常感动,半年之后,李玉琼接受了他的爱。
第一次做小生意差点“夭折”
  1993年,李玉琼待产住进县妇幼保健院。当医生告诉她们需要700元的剖腹产费用时,李玉琼和丈夫一下怔住了:到哪里拿出这样一笔钱呢?两人把求助的希望寄托在了父母身上。谁知竟被骂了一顿。
  杨方绿失望地走出家门,流着泪四处求情,终于凑齐了全部费用。躺在手术台上的李玉琼知道这一切后心如针扎。不久,常年在附近乡镇给别人打短工的杨方绿患上了慢性胃炎,被迫回到家中休养。这样一来,家里的经济断了来路,连买盐巴都成了问题。李玉琼急得夜夜失眠,担心这样下去自己和丈夫不但无力抚养女儿,还会落魄到与乞丐没有多大区别的地步。
  李玉琼萌生了做小本生意的念头,她让丈夫去借钱,结果一分钱都没有借到。一天,李玉琼爬出家门下地锄草,无意中看到邻居提着一双皮鞋准备到集市上去补。她眼前突然一亮,何不效仿姐夫,上街替人补鞋呢?李玉琼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丈夫杨方绿。杨方绿一听竟痛苦地摇起了头。为了消除他的顾虑,李玉琼作出让步:上街去试试看,如果不能做就算了。
  赶集当天早上4点钟,李玉琼被丈夫背到离家5里远的肖家乡场上。枯坐了两个小时,李玉琼的摊点前都没有一个人过来。快到10点钟的时候,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十分友善地朝李玉琼走来,老人打量了李玉琼一番,然后摸索着从荷包里掏出5角钱,递给李玉琼。李玉琼知道老人把自己误会成乞讨者了,屈辱而又自尊地叫住了老人:“我是修鞋的,不是来乞讨的,谢谢你的好意。”老人一听“哦”了一声,然后提醒说:“你是第一次上街摆摊吧?你选择这样僻静的地方补鞋,谁来找你啊?还有,你说你是补鞋的,怎么没有看见补鞋的机器呢?你还是换一个地方吧!”
原始积累从当补鞋匠开始
  老人的一番话提醒了李玉琼,她爬着将摊位转移到了集市的入口处。说来也怪,李玉琼刚坐定,摊位前就涌过来一群人。他们像发现外星人一样围着李玉琼议论起来。有人说:“从来没有见过半截人补鞋,今天真是大开眼界。”还有人更损,说:“补鞋干吗啊,还不如去乞讨,又轻松又来钱。”李玉琼听着这些刺耳的话,感觉一双双眼睛像钢针一样扎向自己,恨不得立刻爬着离开那里。可是,一想到家里连盐巴都买不起了,李玉琼又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她知道,此时如果表现懦弱的话,别人一定会抓住自己的弱点大肆评论,与其那样还不如先发制人,主动跟他们打招呼。想到这里,李玉琼朝人群扫视了一眼,然后微笑着问他们:“你们需要补鞋吗?”李玉琼这一招还真管用,那些等着起哄看热闹的人不再议论,纷纷知趣而去。
  看热闹的人走了,李玉琼拿出一双从家里带来的破鞋一针一线地补起来。她的这一举动很快就发挥出了广告效益。慢慢地,一个人两个人……一会儿竟然有10多个人提着需要修补的鞋来到了摊点前。由于李玉琼没有买补鞋用的机器,她不得不采取手工的方法给人家补。一天下来,李玉琼给顾客补了50多双鞋,她长着老茧的双手都被磨破了皮,弯曲的脊背疼得几乎伸不直。但是,当李玉琼看到自己的手工劳动挣来的20多元钱时,她感觉浑身轻松多了。
  “首战”告捷,李玉琼向朋友和邻居借了100元钱买回一台补鞋机。从此以后,每逢赶场天她都爬往乡场上补鞋。一年下来,李玉琼不仅用自己挣来的钱治好了丈夫的病,还清了一切债务,而且还有了一点点积蓄。第二年,李玉琼举家租住在了肖家场上。忙完手中的活,她就爬到左邻右舍家交朋接友。
  慢慢地,李玉琼发现无论是场镇上种地的农民还是附近的村民,他们种庄稼都比较喜欢使用油枯,而不喜欢使用化肥。丈夫曾在南部县榨油厂打过工,油枯的价格她比较熟悉,她觉得做油枯生意前景非常好,便动员丈夫再租一间房子用作出售油枯。但丈夫觉得资金不够,回绝了李玉琼的要求。李玉琼知道丈夫小富即安的性格特点,背着他,爬着到信用社贷了1万元款,又以高利息为条件向熟人贷了7000元钱,在鞋摊旁办起了油枯代销点。几年下来,李玉琼手中有了一笔可观的积蓄。
建酿酒作坊 首次“大生意”亏2万元
  1999年,李玉琼的油枯生意已经没有多少利润可言了,她又开始考虑转行。李玉琼发现,肖家乡场上的白酒十分畅销。李玉琼问那些买酒的人为什么不买瓶装酒而要买小作坊里酿造出的白酒。别人告诉她说,农村人讲究的是实惠,瓶装白酒与散装白酒口感差别不大,但是价格却天差地远。李玉琼分析一番后,觉得白酒生意有利可图,便让丈夫到镇上的小作坊里学酿酒技术。
  2000年9月,李玉琼爬出家门,到县内一些乡镇考察白酒市场。考察结果,李玉琼觉得南部县用庆乡水源好,位置较为偏僻,比较适合修建白酒作坊。李玉琼估算了一下,修建酿酒作坊至少需要10万元左右的资金,自己手中的资金明显不足。她打电话向父母借钱,父母大为震惊,坚决不同意李玉琼做酒生意。李玉琼于是向在西安包工的哥哥借,哥哥十分明确地告诉她:“妹妹,你如果修房子资金不够,需要多少,我借给你多少。你做生意,我肯定不会借给你钱。”哥哥的意思,李玉琼自然明白,他是担心李玉琼做生意亏了本无力偿还。遭到哥哥的拒绝,李玉琼气愤而又沮丧地将电话扔在了地上,决定不求助亲戚,直接到银行贷款。当年10月,李玉琼的酿酒作坊在亲戚的反对声中修建完工。
  作坊建好了,李玉琼开始张罗着购买原料。她听人说绵阳火车站、南充火车站、成都火车站、广元火车站都有高粱销售点,便来到这几个点采样比较。有一个销售点的工作人员看到李玉琼拖着半截身子爬来爬去谈生意,以为是在开玩笑,索性不理睬。李玉琼对他们一点也不客气,开门见山地向人家说明来意:“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口口声声说是为人民服务,怎么,我这个残疾人就不是人民的一员?废话少说,我想看看你们的高粱如何。”
  李玉琼直爽的性格一下就挫败了那些健康人不健康的心理。几个地方谈判结束,李玉琼觉得南充火车站出售的高粱无论是价格还是质量都不错,因此把那里确定为原料供应点,要求供货商按时发货。酿酒用的高粱采购到了,李玉琼又回到县城采购煤炭、酒具等。
  一番周折后,李玉琼帮助丈夫杨方绿酿造出了第一批酒。李玉琼发现,这批酒口感差,苦味太重,要求丈夫杨方绿调一下味道。杨方绿按照老师传授的那样去调味,结果10多吨白酒全都变了味,根本就无法喝。这时,有人给李玉琼出主意,买一些酒精回来,用白水、酒精和那种酒勾兑,再卖出去,这样既可以避免损失,又可以赚上一笔。李玉琼一听,摇头说:“绝对不行,我开这么大一个酒厂,目的就是要靠信誉和质量求得发展,而不是靠投机和侥幸赢得市场。”
  丈夫也劝李玉琼:“损失两万元算了,不要再做那种生意了,否则损失会更惨重。”李玉琼眉头紧锁,问他:“你对自己的酿酒技术有没有信心?”丈夫十分肯定地告诉她说:“我有这个信心,下次决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不过我不希望你继续做这种生意。”李玉琼斩钉截铁地告诉他,“这个生意我做定了。”
人群之中摔酒瓶 酒香弥漫做广告
  吸取了第一次的教训,丈夫第二次酿造出的酒味美爽口,效果非常令人满意。李玉琼让丈夫在家守侯,自己则带着酒具到离家不远的杜家井推销。由于白酒的顾客一般都有比较固定的买酒地点,李玉琼爬着前往杜家井卖酒的当天上午,竟没有一个人前来询问。
  如何才能将自己的白酒销售出去呢?李玉琼动起了脑筋。李玉琼想,中老年人比较实际,喜欢喝散装白酒,而不喜欢喝瓶装白酒,他们应该是散装白酒的主要消费群体。同时,白酒能吸引人的地方首先就在于它的气味,自己把它们密封在酒坛子里,气味没有泄露出来,别人怎么认识自己的酒呢?想到这里,李玉琼带着载有白酒的车子爬向那些中老年人集中的地方,然后停下来,故意不小心将一小半瓶酒洒在了地上。浓烈的酒香立刻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好酒”“好酒”的赞叹声随之回响在了耳边。一个小小的酒广告让李玉琼迅速打开了局面,李玉琼带去的50多公斤白酒很快被抢购一空。
  李玉琼意识到,这仅仅是走向市场的第一步,目前顾客群还不稳定,必须在保证质量的同时,在价格上作出让步。但是,如果直接将价格降得比同行多的话,他们很有可能要群起而攻之,如果在价格降幅不大的情况下,将量酒的用具稍稍改动一下,暗中给顾客多加一点酒,则不会引起同行的不满。于是,李玉琼在给别人打酒时,总要多加一小勺子,送走顾客时,总忘不了叮嘱人家一句:“别人说我的量具有问题,你回家量量看,是不是短斤少两哦。”李玉琼这一绝招让顾客们尝到了甜头,他们暗中相告:“去买她的酒,她的量具不准,酒还有多的。”
  十几天之后,李玉琼销完了10吨白酒,10吨白酒带给了李玉琼一笔可观的利润。李玉琼为此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但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天早上,她爬出去销售白酒,丈夫杨方绿打来电话说,有人上门推销煤炭,价格便宜,他和场上的几户人家准备买了储备在那里。李玉琼正在忙生意,没有多思考,便让丈夫自己做主。煤炭买回的第二天,李玉琼和丈夫张罗着开始酿第三批酒。在添加煤炭时,李玉琼想看看丈夫买的煤炭质量如何,铲了几铲放进灶里,让李玉琼没有想到的是,那些煤炭居然是不能燃烧的石块。丈夫花一万多元买回的20多吨石块给酿酒生意带来了巨大损失,李玉琼欲哭无泪。此后,夫妻俩分工负责,丈夫管生产,妻子管原料和销售。
  走上正轨后,李玉琼的酒生意日益好转起来。为了迅速提高市场的占有率,李玉琼每到一个地方卖酒,都要打出一张收购高粱的广告牌。这样一方面可消除部分顾客担心白酒是酒精勾兑的疑虑,另一方面可以降低原料采购的成本。
  就这样,李玉琼凭着顽强的毅力将自己的白酒推销到了南部县和周边县市的广大农村,李玉琼因此获得了一笔可观的财富。今年5月20日,李玉琼获得了“南充市十大残疾人创业之星”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