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见网友 花季少女身陷魔窟

2007-10-18 阅读次数: 字数: 0 来源:

 

 

 

见网友  花季少女身陷魔窟

速读:年仅17岁的阆中少女娜娜(化名),通过QQ聊天与顺庆区一男子建立了网恋关系。今年9月,娜娜专程从阆中赶到顺庆,与意中人见面。谁知,男友称有事不见面,叫自己的好友来陪,娜娜却由此不幸陷入狼窟,惨遭两名男子轮奸……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留给娜娜的,却是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伤痛。

庞然 本报记者 张义成

一男子通过甜言蜜语,骗得阆中少女娜娜的贞操后,又打电话叫来两名好友,对受害人实施惨无人道的强暴。昨(17)日,记者从顺庆区公安分局获悉,犯罪嫌疑人苏辉、张元、杜波因涉嫌强奸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沉迷网络 花季少女网上寻找爱情
  身材娇好的娜娜是阆中市江南镇人,年仅17岁,长得如花似玉,十分招人喜爱。由于是家中的独生女,父母对娜娜十分宠爱,几乎要什么给什么。娜娜高中毕业后便辍学待在家中。由于没有找到工作,娜娜显得十分无聊,便终日泡在网上,聊QQ、玩游戏,常常玩到深夜也不休息。
  渐渐地,娜娜迷上了QQ聊天。她用“天蝎玫瑰”做网名,每天都通过网络,四处寻找可以交心的朋友。今年7月的一天,娜娜照常像往日一样,挂着QQ在网上玩“劲舞团”游戏。突然,一个网名叫“随意的风”的QQ头像闪动了起来。娜娜打开一看,原来对方请求与她通话。
  娜娜仔细查看了对方的简介,发现居然是南充市顺庆区人,年仅24岁,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出于好奇,娜娜与“随意的风”在网上聊了起来。交谈中,网名叫“随意的风”的男子言语幽默、风趣,深深地吸引住了娜娜。
  随后的一个多月里,娜娜几乎每天都守候在电脑前,等着“随意的风”的到来。一天不与对方聊天,便觉得茶饭不思。而“随意的风”似乎知道娜娜的心思,每天准时在网上与娜娜见面,通过网络给她发来好听的歌曲和制作精美的电子卡片。
  渐渐地,娜娜觉得自己开始喜欢上了“随意的风”。正当娜娜在心中猜想着对方的模样时,“随意的风”却突然消失了,一连几天都不上QQ,这可急坏了娜娜。她一连给对方的QQ发送了十余个消息,可每次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娜娜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了十几天时间,她十分害怕从此与“随意的风”失去联系。8月14日晚9时许,娜娜的QQ上突然发来了一则消息:“在线上吗?我前几天去成都了,好想你哟!”正是“随意的风”通过QQ发来的信息。“我在线上,一直等着你呢!”娜娜一阵兴奋,她赶紧给对方回话,并责怪对方玩失踪,害得自己几天都睡不好觉。
  当晚,两人通过QQ一直聊到凌晨两点多,都还觉得不够尽兴。“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最后,“随意的风”传来一个简单的信息。娜娜想都没想,便同意了。就这样,少不更事的娜娜与对方在网上建立了恋爱关系。
网友约见,阆中少女只身赴约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娜娜天天都与“随意的风”在网上聊天。通过QQ,娜娜知道了男友的名字叫王军(化名),并通过QQ视频,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意中人,一个面容俊俏的年轻男子。王军在网上不仅告诉了娜娜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家庭地址,还一个劲地称赞娜娜长得如花似玉,让娜娜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9月21日上午,娜娜又与男友王军在网上见面聊天。王军在网上叫娜娜到南充来玩,并表示将陪她游遍南充的各大景点。饱受相思之苦的娜娜立即便答应了。素不知,这一趟南充之行却成为她人生恶梦的开始。
  第二天上午10时许,娜娜精心打扮了一番,一个人背着小挎包乘坐汽车从阆中来到了南充。一下车,娜娜便给王军打电话,谁知电话打通了却一直没有人应答。在南充举目无亲的娜娜只得一人在街头闲逛。
  当日下午3时许,娜娜的手机突然响了,正是男友王军打来的电话。王军在电话里告诉她,自己临时有事不能出来陪她,便叫自己的好友苏辉出来请她吃饭和玩耍。
  娜娜心里虽然有些生气,嘴上却满口答应了。毕竟,她对南充不熟悉,一个人在城里瞎逛也没什么意思。
  一个小时后,苏辉给娜娜打来电话,两人相约在顺庆区一茶坊见了面。面容娇好的娜娜一下子吸引住了苏辉。“这个女孩如此漂亮,为何不能做我的女朋友呢?”苏辉在心里暗暗想到,他不禁有些嫉妒自己的好友王军:“有这么一个漂亮迷人的女朋友,却不愿抽出时间来陪一陪。”
  随后,苏辉热情地邀请娜娜吃西餐,并带着娜娜在城区的几个景点游玩。一路上,苏辉对娜娜大献殷勤,不仅主动帮娜娜背包,还为娜娜买来了一大包好吃的东西。
  当晚6时许,苏辉又与娜娜一道,到顺庆城区的一个酒吧里饮酒唱歌,并叫服务生为娜娜送上了一束玫瑰花。在南充没有一个朋友的娜娜,渐渐地对苏辉产生了好感。
少不更事,花季少女惨遭摧残
  在酒吧里,苏辉一个劲地劝娜娜饮酒。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娜娜喝得手脚有些发麻。“不能,不能再喝了。”娜娜一边语无伦次地说到,一边向洗手间走去。
  见娜娜意识有些模糊,苏辉便说去开个房间休息。头昏脑胀、少不更事的娜娜一下子便答应了。苏辉挽着娜娜的手,径直往顺庆区某宾馆走去。
  在宾馆里,苏辉一边为娜娜倒水洗脚,一边极力吹捧娜娜长得漂亮,并表示自己若能耍到像娜娜这样的女朋友,即使做牛做马都可以。在苏辉的甜言蜜语下,娜娜逐渐放松了警惕。
  当晚10时许,娜娜酒劲发作,躺在床上四肢无力,脸红通通的,格外迷人。苏辉趁机叫娜娜做他的女朋友,并发誓一定对娜娜百依百顺。在酒精的刺激下,大胆的苏辉紧紧抓住娜娜的手不松开。见娜娜没有反抗,苏辉便慢慢脱去了她的衣服……
  与娜娜发生性关系后,苏辉跳下床,赶紧给自己的好友张元和杜波打电话。在电话里,苏辉得意忘形地说:“今晚终于免费泡了一个乖妹妹。”当时,张元和杜波两人正在南充一迪吧里唱歌,见好友苏辉讲起此事,立即打的赶往顺庆区某宾馆。
  张元和杜波来到娜娜住宿的房间里,见只有娜娜一人睡在床上,地上散落着衣裤和鞋袜。张元和杜波顿时像疯狂的野兽一般,扑上前去。可怜的娜娜拼命反抗,可她一个弱女子怎是两个身强力壮的狂徒的对手。期间,张元等人还威胁道,如果反抗就杀死她。就这样,娜娜被张元和杜波两人惨无人道地轮奸了。
  事后,害怕被告发的张元给娜娜留下了20元钱,两人扬长而去。
路见不平 的士司机向警方报案
  当晚12时许,清醒过来的娜娜强忍着身体上的伤痛,跌跌撞撞、衣衫不整地走出了宾馆。在街上,娜娜拦住了一辆的士车。“小妹,这么晚了到哪里去?”的士司机热情地问道。娜娜一下子痛哭起来。
  见娜娜哭得十分伤心,好心的士司机便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好半天,娜娜才擦干眼泪,把自己被坏人强奸的事说了出来。的士司机一听,当即气愤填赝地说:“必须让这伙坏人得到惩处。”说罢,的士司机掏出手机拨打了“110”报警,并载着娜娜来到顺庆区公安分局东城派出所报了案。
  在东城派出所里,接案民警耐心地听娜娜讲述了整个案发经过。“这是一起情节十分恶劣的强奸案。”民警当即给顺庆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通报了案情。刑警大队大队长杜小兵闻讯后,当即指派技术队进行现场勘察、走访和摸排。
  通过对娜娜的详细询问和现场摸排,民警初步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行踪。一张无形的抓捕大网随即在市辖三区全面撒开。
全城搜捕 犯罪嫌疑人被一锅端
  通过一系列侦查手段的运用,9月27日上午,犯罪嫌疑人苏辉进入了顺庆警方的视野。当晚,顺庆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组成三组抓捕行动小组,全副武装对城区各交通路口实施盘查,并对市辖三区的网吧实施“拉网式”排查。
  当晚10时许,高坪区某中学附近一网吧,许多年轻人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玩着网络游戏。突然,几名荷枪实弹的民警冲了进来。“不准动,接受检查。”在逐一检查中,一神色慌乱的年轻男子趁乱想溜。“站住!”一名民警眼疾手快,一个标准的擒拿动作,将其死死按住。通过现场照片比对和审问,该男子正是犯罪嫌疑人苏辉。
  通过突审,狡猾的苏辉一口咬定没有对娜娜实施性侵害,而是受害人自愿。民警耐心地一一举证。最后,在铁证面前,苏辉终于低下了头,逐一交待了自己当晚找来朋友对娜娜实施强奸的作案经过,并先后供出张元、杜波两名嫌犯的下落。
  随后,办案民警又在顺庆区金泉路、市青少年宫两地先后将犯罪嫌疑人张元、杜波抓获归案。
  在审讯中,嫌犯苏辉、张元、杜波对自己的作案事实供认不讳。目前,三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强奸罪被顺庆警方刑事拘留,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文中犯罪嫌疑人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