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红杏出墙 漂亮少妇落入财色陷阱

2007-09-23 阅读次数: 字数: 0 来源:

 

 

红杏出墙  漂亮少妇落入财色陷阱

    速读:漂亮的少妇朝三暮四,对生活多年的老公产生厌倦,偶遇英俊帅哥,一见钟情,很快坠入爱河,红杏出墙,投入到帅哥的怀抱。殊不知,却落入到帅哥布下的财色陷阱之中。

李江龙 本报记者 吴奉天

几天的婚外恋,使贾春春与丈夫离婚。为了下嫁帅哥,带上7万元私房钱和换洗衣服离开可爱的儿子和曾经幸福的家庭。一个多月的甜蜜美梦,在帅哥的甜言蜜语下,将7万元钱投入到帅哥身上。帅哥突然消失,杳无音讯,贾春春发疯似去寻找,当得知上当受骗时,便踉踉跄跄来到南部县公安局报案,9月18日,南部县公安局依法将涉嫌诈骗的秦大川逮捕。
 跳出大山         
美丽少女嫁城里人
  今年28岁的贾春春,出生在南部县盘龙镇,父母是老实忠厚的庄稼汉。
  贾春春是独生女,从小天资聪明,活泼可爱,是父母的骄傲,从小很听话,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大山里的父母含辛茹苦地将贾春春抚养长大。贾春春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跟着同村姐妹到广东省东莞市一家工厂打工,每月有近千元的收入。
  姑娘十八一枝花。贾春春19岁时已长成婷婷玉立、身才高挑、皮肤白嫩的青春少女,瓜子型脸上的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吸引了很多同乡和当地青年人,追求者络绎不绝,提亲的人踢破贾家的门槛。但忠厚的父母希望女儿在镇上找个有钱人家,女儿也不吃亏,又可以经常去看望她。后经媒人介绍了某镇的一大户人家,在乡镇上修建了一栋5间门面的大房子,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款,楼下开商场,楼上开饭店和旅馆,生意火暴。这个老板有个独生儿子27岁,忠厚老实,名叫王小佳。在媒人的引见下,贾春春的父母去看了王小佳和他的家庭,感到很满意,在电话里给女儿说了王家的情况,并再三吩咐叫女儿在外不能谈恋爱。当年春节,贾春春从广州回家探亲。
  在媒人的撮合下,贾春春与王小佳见面,贾春春给王小佳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王小佳感到十分满意。相貌平平的王小佳对贾春春发起爱情攻势,主动去贾家玩耍,向贾春春大献殷勤。很快,赢得贾春春的芳心,两个青年人就确立了恋爱关系。贾春春到王家的饭店当起了服务员,慢慢地两颗心碰撞在一起,就同居在一起生活。半年后,在两家父母的要求下贾春春和王小佳踏上爱情的红地毯,走进婚姻的殿堂,在当地大摆宴席。一年后,贾春春生下一个儿子,给小家庭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小两口过着幸福的生活。
  转眼间,儿子已8岁了,王小佳天天埋头干活,没有初恋时的关心和体贴,没有电影、电视里的男人的幽默和激情,更没有过多的关爱。渐渐地,贾春春对丈夫左看不顺心,右看不顺眼,天天对丈夫发发气,夫妻俩为一些家庭琐事经常发生打架。
  俗话说,天上下雨地上流,两口子打架不记仇。虽然,贾春春夫妻俩为一些小事大吵大闹,甚至动手打架,但很快又合好,过着平平淡淡的夫妻生活。
红杏出墙        
漂亮少妇情感外移
  2007年6月的一天中午,贾春春又与丈夫为家庭琐事又大打出手。在饭店里与一个知心服务员摆谈起两口子打架的事,在气头上,贾春春说天天打架还不如离婚算了,自己这几年也存有7万元的私房钱,可以一个人生活。这时,一个30岁左右,身高1.78米的男子在结账,随便安慰了几句就匆匆离去。
  之后,这个男子经常和几个朋友来光顾贾春春家的饭店,一来一往互相熟悉,得知他叫秦大川,在南部县城体育路居住,经常来镇上与一些人打牌。秦大川每次来饭店吃饭,他那双火辣辣的眼睛总是把贾春春盯住,贾春春只要一抬头与秦大川两眼相对,就看见他那双渴望的眼睛,贾春春感到呼吸困难,像触电一样,被他深深吸引,在结账时,都是顾客一再催着收钱时,贾春春才回过神来。每次看见秦大川高大魁梧的身材,穿着名牌,帅气十足地走后,贾春春像落魂失魄似的。
  一天中午,秦大川走到吧台,见旁边没人,便问贾春春的电话号码,贾春春立即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在一张纸上,悄悄塞给秦大川。当天下午,饭店没事。贾春春独自一人在街上逛商店。突然,手机响起,秦大川在电话里说,他心情不好,在一家茶房里坐,请贾春春一起喝茶。贾春春立即赶到茶房,两人在一起各自说起自己的家庭不幸,两人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秦大川说他在县城体育路买的商品房,并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交给贾春春看,上面住址是县城体育路,使贾春春深信不疑。秦大川做出一副对婚姻伤心痛苦的样子。又对贾春春做出一种怜香惜玉的表情,慢慢地抓住贾春春的一只手说:“我已离婚,你离婚后就到我的房子去住。”一番甜言蜜语,随手将贾春春搂在怀中,后又抱到茶房里的沙发上。当晚,秦大川搂住贾春春的细腰,贾春春挽着他的手臂两人相拥在一起,一同去阆中古城游玩,放弃了家里的生意,忘记了丈夫和可爱的儿子……
  在宾馆的房间内,秦大川搂住贾春春说:“你回去离婚,我也回去离婚,我们结婚。”‘你不是离婚了,怎么又要离婚?”秦大川解释:“我和她一直在闹离婚 。也等于是离婚,分居已有3年了。”贾春春把头靠在秦大川的胸部上说道:“嗯,我明天就回去办理离婚手续。”
设下骗局     
帅哥骗色又骗财
  离家出走几天的贾春春回到家中,故意惹事生非,到处找岔,与丈夫挑起战争,丈夫对几天日不归家,夜不落屋的妻子本来就很气愤,更怀疑妻子在外给自己戴上了“绿帽子”,于是便对妻子拳打脚踢。贾春春也不示弱,又是抓又是咬,打烂了家具。公公和婆婆来劝都无济于事,饭店的服务员和亲朋好友来劝,贾春春大闹要离婚。贾春春的父母赶到镇上来教育女儿也难以挽回这濒临破碎的婚姻。几天的激战,丈夫已心灰意冷,夫妻俩的感情已完全破裂,双方已死心要离婚。最后,两人还是闹上了法庭,贾春春为了早日投奔到帅哥的怀里,想到帅哥在县城的一套大居室,便提出不要家里的任何财产,儿子归丈夫抚养,自己只拿走换洗衣物,却隐瞒了自己私存的7万元。
  几天后,南部县人民法院作出了离婚判决书,准予离婚。贾春春离婚后,把衣物拿到镇上一个亲戚家放着,立即拿上离婚判决书迫不及待地赶到县城,在一家茶房找到秦大川。秦大川却哭丧着脸说:“我现在离婚想要体育路的那套房子,现在房子按市场价值30万,我和儿子住就要给她10万,我现在钱不够,还差3.5万元,你拿钱给我,我好离婚,到时候还不是我们住?”并将贾春春搂在怀里。贾春春望着秦大川说道:“你不会骗我吧?”
  “你不相信,我带你去看我的房子。”秦大川立即拉上贾春春到了体育路的一栋商品房下,指着上面的房子说:“这个5楼就是我的,有150平方米。”贾春春望着豪华的商品房深信不疑,立即去银行取出3.5万元交给秦大川,等着秦大川离婚后好搬进去住。
  贾春春与秦大川天天住在县城内一家旅馆里,每天两人不是甜甜蜜蜜地在茶房喝茶聊天,就是卿卿我我手拉着手,相拥在一起去逛街。贾春春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懂生活,会体贴人感到无比甜蜜幸福。贾春春等待秦大川离婚后好搬进去居住,想早点结束天天住旅馆的流浪生活。一天,秦大川说,他的妹妹是南部某大老板的情人,在成都某大酒店负责,很有钱,这次给他拿了10万买翻斗汽车,明天就要去成都买车。第二天,秦大川和贾春春就到了成都,两人去看好车。后来看好了一种车型,要等几天才到货。两人在成都更是亲密,秦大川给贾春春买了500多元的衣物和化妆品,贾春春更为感动。回到南部第二天,秦大川又接到成都的电话,说货已到,一个人又到成都,到了成都又说到了新车型,还要差3.5万元。并说如果买了不要,立即卖出去就要赚七八万。贾春春想到自己已是秦大川的人了,不假思索,立即又取出仅有的3.5万元,如数给秦大川汇去。
落入法网      
英俊帅哥原是赌徒
  贾春春做起美梦,帅哥、房屋、县城的生活,有激情的婚姻,有体贴的丈夫,等待秦大川开着汽车回来,两人过着甜蜜幸福的生活,天天盼望“丈夫”回来,两天,三天……
  多情的贾春春发现秦大川在电话里的甜言蜜语少了,每次通电话都匆匆挂了电话,口口声声说忙。贾春春感到一种不祥的预兆要发生。之后,秦大川不接贾春春的电话,甚至,将电话关掉。随后,贾春春与秦大川失去联系,秦大川从此杳无音讯。
  傻了眼的贾春春立即赶到县城到体育路去查问,根据秦大川所指的商品房去打听,住户根本不认识秦大川,贾春春又到左右邻居去问都不认识秦大川。贾春春发疯似地跑遍了整个体育路,问了十几个单元的居民都不认识秦大川。
  “我被骗了。”贾春春立即嚎啕大哭,踉踉跄跄地跑到县公安局报案,向民警哭诉被骗的经过。
  南部县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张晓天获悉后,指令刑警大队立即立案侦查,早日抓住骗子。刑警大队立即组织精兵强将,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侦查员很快在南部县一家茶房内将正在搞赌的秦大川抓获,秦大川对自己的犯罪供认不讳。
  原来,秦大川在南部县城郊居住,几年前在南部县城购买了城市户口,落户在体育路一个集体空户上。秦大川实际上根本没有在体育路居住过,在体育路也没有房子,在县城也没有住房,而是长期在城郊租房居住。两年前,由于秦大川没有正当的职业,又不务正业,整天游手好闲,天天泡在赌场上,还要妻子开出租车养活自己,秦大川的妻子苦口婆心地劝说,又请来秦大川的家人教育,但秦大川天天沉醉在赌博之中,任何人的劝说都无济于事,其妻对婚姻已心灰意冷,后来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离婚。离婚后,妻子带着儿子搬出出租屋。秦大川一个人住在出租屋不做饭不洗衣,成天沉迷在赌博中,已输得两手空空,又借了很多高利贷,四处躲藏,多次被放高利贷的债主追打。后来,得知贾春春私存几万元钱,与丈夫的关系不好,又经常打架。秦大川便精心打扮一番,利用男人的美色去骗走了她仅有的7万元钱,将这7万元钱挥霍和用于还赌债了。
  南部县公安局法制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办案民警去成都某酒店找到秦大川的妹妹时,她对这个不务正业的哥哥已彻底失望,几年都没有任何往来,绝对不可能给他一分钱,当得知他又在骗钱时,要求公安机关依法处理。现在,贾春春离婚后无家可归,多次找到公安机关办案民警哭诉,要求追回被骗的钱。几次还神智恍惚,自言自语地说秦大川在成都买的500元钱的衣物和化妆品,没想到是自己7万元钱买的。截止记者发稿之时,南部县公安局已依法将涉嫌诈骗的秦大川逮捕。
        (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