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油菜花下的罪恶

2008-03-27 阅读次数: 字数: 0 来源:

 

杜毅(中)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油菜花下的罪恶

速读:在阳光灿烂的美丽田野上,杜毅杀死嫂嫂又分尸,事发后,杜毅到成都躲藏。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杀人凶手终伏法。3月26日上午,数名法警将杀人犯杜毅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杜毅表情灰暗,一言未发。这个残忍杀害嫂嫂后抛尸野外的35岁嘉陵区农民迎来了自己生命的末日。

蒲泽川  本报记者  夏新

口角惹来杀身之祸
  受害人小英与杜毅既是叔嫂,又是近邻,平时相处不太和睦,常因生活琐事发生争吵。
  2006年3月16日早上,杜毅回老家积善乡六村七组看老房子。下午3时许,小英做完农活回到家后,看见杜毅,就站在她家的街沿上自言自语:“想生个儿结果还是生个女,一个烂瓦房,经常都在往屋里跑。”杜毅听后认为小英是在说他,当场“火起”,就与小英发生了争吵。
  吵闹间,杜毅突然想起10年前,小英邀约她两个兄弟来与他打闹的事,心中非常窝火,产生了新账旧账一起算的念头。于是杜毅抓住小英并卡压她的颈部,将小英头往床沿上推撞,小英当场就昏迷过去。
  杜毅怕小英醒了之后又会找人来报复他,一个恶念顿时涌上心头:“干脆把她捆住背出去扔了,是死是活听天由命。”于是,杜毅就把小英的双手捆住,还用薄膜纸堵住小英的嘴,使其不能叫喊。然后将小英捆卷起来放在背篼里,面上还盖了一床被子,像背个小娃儿一样出了门,准备抛弃野外。
油菜花地里夺命分尸
  一路上,小英拼命挣扎,嘴里一直在“啊吗啊呜”地叫。杜毅怕引起别人怀疑,就假意高声说:“娃儿,不哭,爸爸带你去看病。”小英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后来再也没有了声音。杜毅悄悄揭开被子查看,只见小英的口、鼻和眼晴都在流血,口鼻也没有了气息。
  就在春光明媚的田野里,罪恶发生了。此时又累又渴的杜毅心想:反正人已经死了,把她分成块既可以解恨,背着又要轻一些。于是杜毅将小英尸体藏好后,回到家里拿来钢锯,再将小英尸体背到积善邮电所对面山上的一块油菜地里,把绳子解开,先锯脖子,又锯手臂和大腿,锯不断的,就用手掰断。
  肢解完后,杜毅将被子、锯条和锯弓放在背篼里。当时杜毅感到累了,准备第二天来处理尸体。之后便到积善街上找“摩的”准备回家,因未找到“摩的”,杜毅便守着尸体,一直坐到次日天亮。
20个塑料袋里装着嫂嫂的手和腿
  次日一早,杜毅就将小英头和双手、双腿装进夹背,用裤子盖着;坐上晏家到南充的早班车到龙蟠镇医院门口下了车。他在医院附近的商店买了20个黑塑料袋,把手和腿简单包裹后,与锯弓等作案工具一起扔进了医院粪池里。
  为了加大破案难度,杜毅3处丢弃尸体。他将小英的头部用被子包裹后扔到了龙蟠车站坝子外一条干河沟里。之后,又回到龙蟠街上,买了衣、裤、鞋换上,把换下的衣物扔掉。回到金宝租房处吃了晚饭,大约下午5点钟,又悄悄拿了3个装涂料的胶袋和1个蛇皮口袋,乘车回到分尸处,装上尸身并捆扎后,扛着往金宝方向走到一个公路边的蓄水池,又捡了一些石头和砖块装进口袋后,将装有尸身的袋子扔进了蓄水池。
天网恢恢  杀人凶手终伏法
  事发后,杜毅到成都躲藏,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06年3月30日,仅仅过去15天后,杜毅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杜毅在查看老屋的过程中,与其嫂小英发生争吵、抓扯,在抓扯过程中卡压小英颈部并将她撞伤致其昏迷后,为达到报复的目的,又采用堵嘴和捆绑的方法,将小英背出家中抛弃,当发现小英已窒息死亡后,又对小英的尸体进行肢解并四处抛尸,企图掩盖其罪行败露,其行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且手段残忍,情节严重,应依法从重处罚。遂判决被告人杜毅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受害人亲属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9468元。
  一审审判后,杜毅不服,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07年11月12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07年12月24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2008年3月26日上午9时30分,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南充中院对被告人杜毅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经济损失29468元的刑事裁定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随后,法警将凶犯杜毅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文中受害人小英为化名)